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城的博客

 
 
 

日志

 
 

2014年10月10日  

2014-10-10 16:12: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教育惩戒功能丧失之后---  作者:胡杰聪

    前段时间我在《班主任之友》杂志里看到一篇文章《体罚缘何难绝迹》,颇有感触。如今此类针对学校、教师的文章、话语非常多,虽然有些讲得很有道理,但多数都夸大其词、不切实际。比如说有一句现在已广为流传甚至已成经典的话语“没有教不会的学生,只有不会教的老师”,这句话未免也太夸大教育的作用了吧,难道教育是万能的吗?如果是的话,那么世界上也就不需要法律和监狱了。近年来社会舆论的过多宣传已将教育民主哄抬到了一个不切实际的高度,教育已成了一个什么人都可以指手画脚的行业。从事阳光下最伟大事业的教师,竟然时常被定格成了一种“禽兽”“眼镜蛇”等。国家颁布了《教育法》《未成年人保护法》等保护学生的法律,各级教育主管部门又陆续下发了一系列保护学生、约束教师的文件,就连中小学沿袭多年的最高处分——开除也被彻底废除了,有的地方甚至还规定处分可以进行申诉。虽说这在很大程度上维护了学生的合法权益,可以说是教育史上的一大进步,但它们的某些规定又易走向极端,使学校和教师们的行动受到极大的束缚,同时又使我们的学生“娇骄二气”日益严重。所以绝大多数学校再也不敢轻易地处分一个学生,哪怕这个学生已经无恶不作。

   然而,教育永远都不是万能的。失去了必要的惩诫功能后的校园,并没有出现想象中的那种人人知书达理的好现象,相反是一些原先收敛的恶行都敢于公开表现出来了。这些校园病毒又相互传染,使得原本健康的校园文化肌体上开始出现块块腐烂的肌肉。曾有犯事学生这么对人说过,老师、学校能拿我怎样,现在又不能随便处分,也不能体罚、变相体罚,连罚站、罚抄都不行,没事的,最多被说几句、骂几句而已,而且他也不敢乱骂,否则我就说他伤害了我的自尊心。瞧,多肆无忌惮!我不知该庆幸学生的维权意识增强,还是该悲哀我们教师的处境。

    惩诫功能的丧失,催动了畸形心理的恣意萌发,使得丑陋和猥亵都变得无所顾忌。反过来,这些个性中的丑陋,又在惩诫的日益退缩中越发的强大起来,并慢慢的自发凝结成一个个的团体,形成带有明显江湖色彩的小集团。这些小集团,常常为了点滴小事而发生斗殴,甚至是团伙持械玩命,严重地干扰了学校的正常教学,也直接危害了社会治安。但即便如此,学校能采取的,也还是一个说服教育。这种说服教育和那些暴力相比照,是多么的苍白无力。

    与教育惩诫功能的丧失同步的,是“师道”的尊严扫地。在中学生、特别高中生的眼中和心中,教师已越来越没有地位了。我校有一学生就曾有感而发:“老师蛮可怜的,就像夹心饼干一样,上压下欺的。”瞧,多形象的比喻!教师失去了应该获得的尊重和感恩,师生间的关系、教师和家长间的关系也日趋微妙起来。在相当多的家长和学生的心目中,老师成了单一的出售知识的人。家长、学生与教师间的关系,就是一种顾客和售货员的关系。这种价值取向,又反过来影响着教师们的工作情绪,使得一些教师也自动的进入家长和学生划定的这个“售货员”的角色中,成为除了教授知识别的就一概不加过问的甩手掌柜。不少教师不愿意当班主任,因为自从教育惩戒功能和教师权威地位丧失以后,学生就越来越难管理了,有些教师甚至拿个别学生没办法。而科任教师则只管自己的课,其余的则能不管就不管。教师的工作积极性开始面临考验。

    教师权利地位颠覆带来的后果是很明显的。首先,师生间丧失了一种相互的理解和信任。学生遇见了无法解决的问题,不再愿意去征询老师的意见,不愿意向老师敞开自己的心扉;而老师也只是从表面上依照学校的量化条款来接近学生,其心灵深处却很少有一块领地能真正属于学生。学生和老师成了真正的被管理者和管理者的关系。其次,学生对待老师的态度也发生了变化。礼貌的称呼、乐意的帮助越来越少,更有甚者,一个不高兴还可能对老师施展暴力。再次,当学生间发生纠纷时,告诉老师并请老师帮忙解决成了一种无能的表现。而且,大多数学生还认为老师根本就解决不了问题,要切实解决好纠纷,依靠的只能是自己的力量和自己所归属的小集团的力量。我就曾听不少学生如是说,告诉老师有什么用,不就说他几句而已,每次都这样,他照样我行我素,要解决问题还是要靠我们自己。可以说,学生们在推翻了老师的权威地位后,又依照自己的经验,确立起了通过强权来获取尊严并代替教师权威的新的地位观。

    这种新地位观,眼下正成为越来越多的中学生的价值信仰。在此信仰的操纵下,学生间的纠纷便有了新的“处理条例”,力量、财富和容貌等世俗社会用了评价判断人的地位的标准,成了这新的“处理条例”的基础,也成了裁定问题归属的新权威。这“法外法”撇开了所有发生矛盾时该走的正道,刻意地把原本简单的问题,上升到类似江湖纷争的地步,使得单纯的校园,平添了几分阴云。

    我认为我们应该要设法避免从教育专制的极端走向教育自由的极端,不能再一味地弱化学校权力,颠覆教师地位了,在提倡教育民主的同时,应适度强化学校权力,重树教师权威,落实过错惩罚制度,形成强有力的惩罚威慑。学生从本性上看,多少存在对过错惩罚和对法律的畏惧心理。要加强校园管理,就要让学生知晓哪些行为属于过错行为,哪些属于违法犯罪行为,更要让他们知道违纪后必须接受惩罚,违法犯罪后必须接受严厉惩处。当一个人心中拥有惧怕时,他的行动就会变得谨慎,每做一件事时都会三思而后行。因此,我们在强调教育为主要手段的同时,决不能忽视惩戒的作用,因为丧失了惩罚的教育并不是真正的教育。在这一点上,当下的相当多的政策都是过于强调教育,而轻视了必要威慑的价值。

    

     学校失去了必要的惩戒功能后,并没有出现想象中的那种学生知书达理,勤奋好学的和谐景象,反而是原先收敛的恶行都敢于公开表现出来了。教育、学校对学生不再具有惩戒的功能,学生中的畸形心理恣意萌发;惩戒功能丧失,老师的尊严也扫地了。在学生眼中和心中,教师已越来越没地位了,教师失去了应该获得的尊重。师生间的关系、教师和家长间的关系也日趋微妙起来,在相当多的家长和学生心目中,老师成了单一的出售知识的人。他们已不再“传道”,只是“授业、解惑”而已,不少教师不愿意再当班主任,因为自从教育惩戒功能和教师权威地位丧失以后,学生就越来越难管理了,有些教师甚至拿个别学生没办法。大部分不乐意当班主任了,因为,学生的确太难管理了,教师内在的工作积极性面临考验。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